中国

ACCA中国官网

myACCA

登录
ACCA中国

新闻

ACCA全球会长:预算管理改革不能只交给经济学家

发布时间:2014年05月14日

在5月12日举行的ACCA(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)华南区年会上,“变革与创新”成为与会主题。同样的,“变革与创新”也贯穿于目前我国正在推进的 各项经济改革,包括“深化财税体制改革、建立现代财政制度”。作为专业培养财会领域专业人才的全球领先的国际会计师组织,ACCA对本届政府提出的建立现 代财政制度这一改革目标有哪些思路可以分享?年会上,ACCA全球会长唐满庭(MARTIN TURNER)就此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。

标准化是大趋势

羊城晚报:对本届中国政府来说,深化财税体制改革、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已是势在必行且任重道远。从国际上来看,各国在建立本国的财税体制时,会有怎样的考虑?

唐满庭:从全球范围看,不论是企业的财务制度还是政府的财政制度,都在向全球化、标准化这个大趋势推进,尤其是企业的财务制度,而财政和税收由于关乎国家主权,要全球统一几乎不可能。但是,我们认为,国家建立怎样的财税制度应该有一些基本原则。

以税收为例,ACCA的报告就指出,从全球来看,各国政府达成有效税收政策的基础,就包括税收的开放性和透明度、中立假设、可信度且与时俱进、是 GDP的一部分、考虑税收的流动性和相关性以及避免双重征税等原则。以税收的确定性来说,税收是企业的一项成本,因此,企业必须清楚地知道要交哪些税?什 么时候交?交多少?这些税都用在哪里?

做好预算管理先解决人才问题

羊城晚报:长期以来,中国预算管理的核心是收支平衡,并且偏重年度收入管理,对支出管理和财政绩效重视不够。现在中国政府明确提出要改进预算管理制度,把审核预算的重点由平衡状态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。要成功实现这种转变,您认为,关键要解决什么问题?

唐满庭:我认为,中国政府目前在预算管理上把重点倾向在支出管理,这是非常正确的。因为公众最关心的公共事务之一就是我们纳税的钱到底花在哪里?这 些钱花出去之后有没有绩效?公众得到了什么样的政府服务?钱投入到这个行业后对这个行业带来什么价值?但在我们看来,这个问题非常复杂,现在很多国家即使 是经济发达国家,也很难清楚地去解读自己的政府支出。

为了规范政府行为,在欧洲一些国家就定有严苛的规章,比如要求政府在作出减少医疗、教育等公共支出的财政资金投入时,必须要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这样 做、原因是什么?中国现在的改革方向也是这样。在我们看来,中国要做好这项工作,首先必须解决人才问题,必须有更多的财会专业背景的人才加入来完成,来帮 助政府更好地解读财政支出,而不能简单地交给经济学家。

从资本角度进行政府预算管理

羊城晚报:中国政府在制定未来的改进预算管理制度的目标中还提到,要建立权责发生制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。建立这种政府财务报告制度会带来什么影响?

唐满庭:我也知道,中国政府正在准备采用权责发生制来作为政府财务报告的会计制度,与世界上很多国家一样。

对企业来说,在成立之初都会采用权责发生制作为会计制度,现在这一做法逐渐为政府所采用,这是因为,对于不论是公司还是政府来说,资本都是非常重要的,而过往我们在做财政规划时往往会忽视这点。

比如,政府要建一家医院,过往我们的做法是,给你一笔预算,根据这个预算把医院建起来就行了。但现在,按照权责发生制,我们会要求看看这家医院购买 的设备价值怎样?在未来10年甚至20年里大致会有怎样具体的支出?效果如何?也就是说,强调要从资本的角度进行政府预算管理。因此,建立权责发生制的政 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,是一种现代化的财政管理方法,它可以更好地帮助我们去解读政府的财政支出。

这里我特别要指出的是,由于资本支出下的政府财务报告具有较高的复杂性,因此,今后在政府公共部门,会计师这个行业的发展潜力非常大。过去讲到会计师时,大家传统观念上都是认为他们是为企业工作的,但今后,我预计,中国各级政府将会需要更多的财会专业人士。


accaLOGO
关注
acca关注二维码
微博关注

©爱楷企业管理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   沪ICP备09020256号-1 |   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607号     | Cookie | 隐私政策 | 数据保护

离开该页面吗?

您正在离开此页并链接至其他页面。

是的,带我前往链接页面

不,我要留在该页面